抱歉,您的浏览器无法访问本站

本页面需要浏览器支持(启用)JavaScript


了解详情 >

  好几天前我就在想,应该如何来写这篇总结。幸运的是,今年虽然整体平淡,但是仍然有一些值得纪念的事。

  我大学念的是汉语言文学,可是大一下期开始我就莫名其妙迷上了web渗透。那时候敲着高中买的笔记本,在只有2G内存的电脑上看教程做实验。最大的收获不在于成为了乌云论坛的白帽子,毕竟乌云现在也不存在了;当然也不在于拿下了一个县政府的站群,因为仅仅只用到了简单的注入和跨站,就连提下服务器之后内网欺骗也是在基友的帮助下完成的。

  那个时候我一度自嘲这是不务正业,但是所幸在这条路上有人引导和陪伴。而今年,被全世界铭记的2020年,于我来说,只不过是乏味的人生中不断重复的另一年。

  在今年11月的时候,我突然萌生了一个要写博客的念头。起因大概是单位的一项zz任务,很多人对于无法复制的法制答题感到为难,于是我找到了2018年用过的一个答题器,并且联系上了作者,讨要来了源码之后通过自己的摸索,把新的题库嵌入了其中。我很乐意用它去帮助别人,然而事实上可能并没有多少人需要我的帮助。因为是易语言编写,所以杀毒软件报毒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也正是如此,才会有人宁愿花上多于此数倍的时间手动去答题。

  修改答题器的时候,突然再次尝到了大学时候那种“不务正业”的快感,话虽如此,有些时候我愿意把这理解为对自己的一种褒奖。答题器的事完了,我再次陷入到了枯燥之中。后来偶然看到自己去年写的一个满带调侃意味的网页,就萌生了写博客的念头。后来趁着午休时间,趁着晚上不用忙的时候,照着网上的教程一步一步去部署,其中出现过各种各样的错误,相应的也就给我带来了各种各样的满足感。

  不得不说,借鉴前人造的车轮,来学习和实践是一件十分具有幸福感的事。

  但是,我的生活仍旧是一团糟。

  很多年来没有真正接触过爱情,习以为常以后便也没觉得是多大一件事。但是如狄金森所言,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我本可以忍受黑暗。

  我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认识了她,接下来便是日复一日的交流和亲近。那个时候,我以为我的太阳终于升起来了,可是最后一次鼓起勇气的奔赴换来了一个预设过只是不愿意接受的结局。虽然很难承认,但是我还是得说,没长高真是一件让人难过却又无能为力的事。在坐上车回家的时候,我给她发消息说“对不起,今天可能让你不太开心,也让你失望”,她不再像往常一样,反而有些逃避回复我的消息。

  我大概能够比较坦然接受拒绝,因为预设过这种结果,也遇到过和她同样的女孩子。只是看见她断断续续发了三条微博都没有回复我之后,我就变得很难过。为我找不到车次给她打电话却惹她生气而难过,为我站在风里等她半个多小时而难过,为明明自己很委屈却道歉而难过,为我再次鼓起勇气去证实一个已经知道结果的行为而难过。

  压抑得很的时候也不知道该向谁倾诉。后来我问炎相信爱情吗,他却反问我相不相信社会主义。我说,我到现在都没弄明白什么是社会主义,同样,我也弄不明白什么是爱情。

  “你没办法去相信一个你不知道的东西。”似乎人在难过以后都能短暂地成为一个哲学家。

  这一年的事情似乎就是大学时候的一个重复,重复着不务正业,重复着幻想温柔,重复着被人以同样的理由拒绝。我不知道到底要经历多少次我才能够真正长记性,才会把那些不切实际的念头抛之脑后,但是我知道,我们所有的温柔,都会在一次一次的失望中化为灰烬。

  此前还在责怪自己因为极度想见一个人的冲动毁了事先约好一起跨年的计划,但是回过头来想,这只不过是结果来得稍微早了一些而已,这个世界永远会对一些自己本身都无能为力的事充满恶意。

  还期待什么呢,反正每年都是如此,没有人和你恋爱,也没有人在你难过的时候陪你喝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