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要背叛爱情?”羊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气愤地按下酒杯,直勾勾地盯着我。

   “这怎么能叫背叛?我是找到了爱情!”

   “是真的爱吗?曾经你告诉我,如果再也遇不到那样的女孩,打死你也不愿意和一个陌生的人结婚。”羊开始数落我,什么三万收买一场婚姻啦,什么只是一场游戏啦,都是我曾说过的话,现在被他用来数落我了。

   “对,那个时候,谁也想不到我会遇见我女朋友这样好的女人。”说完,我呡了一口酒,心不在焉地回答他。他向来喜欢小题大做。

   “有多好?”

   “知书达理,温文尔雅,微微笑靥,闭月羞花。能文善乐,勤俭持家。”

   “很完美?”他打断了我的形容。

   “不完美,但是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就觉得不能错过她。”

   他拿出手机,应该是打给杰的:“鼠要结婚了。”

   虽然酒吧里音乐声很大,但是杰兴奋的声音透过羊的手机外放仍然那么真诚和清晰。他一定不会觉得我是想结婚了所以才随便找了一个还可以的人准备婚礼。我们曾经坐在宿舍各自的床上闲谈,都认为自己宁可不结婚也不会相亲,因为这样的形式并不能催生真正的爱情。可是爱情究竟是什么,我们没人说得清,谈到爱情都只会谈到曾经在生命里如花般绚丽的女孩,以为昙花一现就是爱情。

   后来羊变得极端,他把寝室搞得乌烟瘴气,约不同的女孩见面,每个月抽掉二十五包烟,用掉两盒避孕套,却从未和一个女孩确定关系。他说爱情只能存在于想象里,所有的一见钟情、两情相悦都是带有功利平衡性的结果。我笑他世界哪有那么难堪,总会会有好女孩,不好也没关系,总归会让你怦然心动。但是我们三个还是一起喝着啤酒一人一句唱着:我想给你三万收买这婚姻,和那个陌生的女人虚度这时光……只不过是一场生活,只不过是一场游戏。

   如今杰自己开了一间酒吧,他曾在招聘启事上写着:要求——性别女,勤俭,要有当老板娘的觉悟。可是他的酒吧开了三年也没有一个老板娘出现;羊在一家网络公司上班,整天面对着电脑屏幕和代码,零碎的时间他也只用来零碎地交往女孩和一口接一口地喝着啤酒。我在一所中学当老师,第二年开始我的父母就催促我结婚了,加上办公室的前辈们撮合,我和她相恋了,生活就像一趟极速列车,也许就在那么一个时间点,情愫由此产生。

  我能理解羊的质疑,他一定是认为我想结婚想疯了,或者是习惯了当老师的安逸生活,不思进取。我不知道怎样向他表达我恋爱的时候的感觉,只是举起酒杯,他迟疑了三秒钟,最后还是轻轻碰了过来。

   很快,我结婚了,羊和杰都来参加了。司仪让我发言,说完了该说的,最后我加了几句:“我有两个很好的哥们今天也来了,我希望杰也能很快组建一个家庭,关于羊,我也不愿看到你一直这样流浪下去,试着相信爱情吧。”

   那天羊借口公司还有急事所以躲开了。我被我的太太挽着,挨桌敬酒,然后半醉地被推进了卧室里。她问我:“你那个朋友——羊,怎么了?”

   “噢,估计是不喜欢这样的场景吧。”说完,我脱去了外套,她贴心地接过去,帮我挂在了衣架上。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睡在大学宿舍里,一声惊叫,坐在电脑前打游戏的羊和杰转过头来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做了噩梦。

   “我不是结婚了吗?”我抹掉额头的汗水。

   “你忘了昨天晚上喝酒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羊的游戏刚好结束,他转过身来看着我。

   “昨晚——知书达理,温文尔雅,微微笑靥,闭月羞花。能文善乐,勤俭持家?”

  羊摇摇头,继续开始了游戏。我努力回想那个梦:她坐在我身边,调皮地用头发挠我。我睁开眼睛,她嬉笑着说:“你醒啦,我去给你把早餐热一下。”

   我坐在床上,看着她走出卧室,然后厨房里传来微波炉被打开的声音。我努力回想醒来之前做的那个梦:羊和杰坐在寝室里打游戏,我抹掉额头的汗水问他们:“我不是结婚了吗?”

  现场版视频见:https://www.hin.cool/posts/mvjiehu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