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汤教语文,被学生气到生闷气。

  数学老师看不下去了,对老汤说道:“教语文,你得会诗词歌赋,活跃气氛。气氛起来了,才能上好课。考好了,功劳三七分成。”

  “怎么才踏马七成啊?”

  “七成那是人家的,能得三成还得看学生的脸色。”

  “我好不容易备了课,我还得活跃气氛?”

  “对!”

  “还得看他们的脸色?”

  “对!”

  “那我不成跪着要饭的了么?”

  “那你这么说,教语文的还真就是跪着要饭的。”

  “我问问你,我为什么要教语文?”

  (数学老师摇摇头)

  “我就是见不得他们拼音都拼不对,必须得说!”

  “原来你讲拼音啊,那你还是去教幼儿园吧。”

  “哎,这我就不明白了,都上到初中了,我怎么就不能说了?”

  “幼儿园孩子眼里,你是英雄,但是在初中生眼里,你就是个憨憨。教语文嘛,成绩,不寒碜!”

  “寒碜!很特么的寒碜!”

  “那你是想说他们还是想搞成绩啊?”

  “我是想说,再把成绩提了!”

  “提不了。”

  “提不了?”

  “提不了!”

  “这个(小学生字帖)能不能提分?”

  “能,好好练。”

  “嗯,这个(初中生阅读训练)能不能提分?”

  “能。太难。”

  “那这个(小学生字帖)加上这个(小学生必背古诗文)能不能一边说一边把分提了?”

  半期考试后。

  老汤一到微机室,所有改卷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老汤,你发际线又高了!”他不回答,对组长说:“两百份卷子,要考号靠前的。”便在键盘上输了账号密码。他们又故意地高声嚷道:“你一定又上语文课了!”老汤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两天亲眼见你在十班讲古诗,站着讲。”老汤便涨红了脸,额上地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讲古诗不能算……教语文!……文化传承的事,能算上语文课么?”接着便是难懂的话,什么“上辈子杀了人这辈子才教语文”,什么“教书(zhu)”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微机室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老汤原来也读过书,但终于没有考公务员,又不会讨好人;于是愈过愈难,弄到将要教语文了。幸而他计算机学得不错,便替人家修修电脑,换一点尊敬和崇拜。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因为常常对牛弹琴。做不到几天,便会发起火来,如是几次,叫他修电脑的人也没有了。老汤没有办法,便免不了偶然上点语文课。但他在我们学校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缺课;虽然间或迟到,暂时被记在考勤簿上,但不出一月,定然消掉,从考勤簿上拭去了老汤的名字。

  老汤改完了半百试卷,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道:“老汤,你当真懂电脑么?”老汤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么沦落到要教语文呢?”老汤立刻显出颓唐不安的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全是南北桥处理器之类的话,一些也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微机室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组长是决不责备的。而且组长见了老汤,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老汤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聊天,便只好向后辈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教过书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教过书……我便考你一考。状语后置句的状语,是怎么回事?”我想,教语文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老汤等了许久,恳切地说道:“说不出来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知识点应该记着,将来教语文的时候,不能一窍不通。”我暗想我教语文的时候遥遥无期呢,而且我也不可能去教语文。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地答道:“谁要你教,不就是位于主谓之间,起修饰、限制谓语中心词作用的成分么?”老汤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数字键盘,点头说:“对呀对呀!状语有几种类别,你知道么?”我俞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老汤刚打开word,想画一个树状图,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继续改语文试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