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您的浏览器无法访问本站

本页面需要浏览器支持(启用)JavaScript


了解详情 >

  鼠来电话了。他像是深夜里偷偷摸摸的老鼠一样,总会在夜深人静无法入眠的时候打来电话。

  快有两个月没联系,我一直不知道鼠在非洲到底快不快乐。看他日常的朋友圈大概会觉得他是一个快乐的人,在23岁的时候和一群四五十岁的中老年一起过着不痛不痒的生活。

  可能是我们已经熟到接起电话根本不用寒暄,鼠的第一句话就是:羊,我想她了。

  虽然我知道鼠从大学起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常常混迹于各个酒吧和KTV,身边也总是有形形色色的女孩,他表现得很完美,就像是一个真正不会为任何事情发愁的人,但是,他内心里面总有一些过不去的坎,他称之为阴暗面。

  “又去翻相册了?”

  很显然是的。她真正喜欢过的女孩子都有一个专属的文件夹,里面存放着关于她们的所有东西。那两个文件夹我偶然看到过,无非就是一些照片和一些聊天。不知道他是在失眠的时候总会拿出来看,还是拿出来看了之后总会失眠。我曾经打趣地问过他,等他百年的时候,这些东西要怎么处理,放得下吗。他也许是早就想过这个问题,只是没有想出一个比较好的答案。

  “我本来觉得我快要忘记她了,因为这两年来我很少会想到她,即使是想到也会很轻松。但是每次一旦去翻那个文件夹,就总是觉得很难过,甚至比我爸妈离婚的时候还要难过。”

  “在感情里大概就是这样吧,遗憾远比背叛更让人难过,况且你只是现在过得不好而已,并不是真正放不下她。”

  “羊,去了解一个人和被一个人了解真的太难了。在我的生活里偶尔也会出现一些女孩子,但是我甚至不愿意去向她们介绍我自己,也不愿意去了解她们。”他顿了顿,“我觉得生活已经让我失去了一些冲动,我活得完全像个六十岁的老年人。”

  “还是有区别的,至少很多六十岁的老人已经圆满了,而你的生活还有很大一片空白。你爱过的人,再也不会想起你了吧。”

  到这里我大概已经把话聊死了,他沉默着不说话,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往往夜深很丧的时候,我也没办法很积极地去解脱另一个人。如果人的一生就像蝉一样,蛰伏的时候就憧憬各种未来的生活,到真正体验生活的时候,生活只是一瞬间,欲望很容易被满足,那么痛苦会少很多很多。换句话说,是我们活得太久了。

  所以在古代有人妄图长生不老属实幼稚。但是话说回来,如果我们的生活只是一瞬,总会有些意犹未尽的东西会成为遗憾,直到死去都无法释怀。

  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加缪说,如果你一直在寻找生活的意义,那么你其实不会生活。寻找意义的过程是很痛苦的,找不到意义同样会痛苦,所以王佳梅在选择死亡的时候,一定是想开了吧。

  但是鼠现在这么丧,我总不至于要顺着他,告诉他事实上生活就是这么空虚,没有什么值得我们快乐。我有这样一个朋友,我还在意他。如果我像丁子聪那样双手掐着他的脖子说“好,我帮你”,那我以后的人生可能连唯一一点期待都没有了,在我最失落的时候,再也不会有一个叫鼠的男人给我打来电话。

  “你去旅游吧,反正你在那也不是真正为了挖矿。去买一辆车,随心所欲地开,这个世界有好多风景,好多比爱情更重要的东西,都值得你去看的。我觉得生活的意义也许就是自由,可以不想上班就不用上班,可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简而言之,物质就是生活的意义了。

  “羊,你真的懂我吗?或者,你真的懂你自己吗?”

  “闭嘴,我当然懂!你给我打电话只是为了给我个机会让我把所想的表达出来而已,并不是我需要你。”

  “那我挂了,希望你永远都不会有需要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

  回归到正常的时候,我连鼠都没有了,自说自话只会让人笑话,却没有人能够真正走进你心里去看一眼,那里有多荒芜。

  所以,亲爱的你告诉我,活着有什么值得快乐?

评论